如今树爷爷那株已经被鬼王拿走,不一定还能继续生长生出分株来,所以妖帝才等鬼王走了之后想问问温梓笙还有没有。 没有的话他就离开,管温梓笙是死是活呢。 妖帝对于温梓笙问他是否知道兰花有几株的事点点头:“大概能算到,四株你只给出去三株,应该还有一株的。” 温梓笙犹豫了一下,取出花盆,原本茂盛的花盆只剩中间孤零零的两片叶子。 其实这株她不准备给出去的,因为……她在问道兰花里动了些手脚,其他人拿到就算了,妖帝其实没怎么对不起她…… 可温梓笙又想到妖帝看着树爷爷和小兔子被鬼王杀死,那种无动于衷令人齿冷。 “……那好,你送我到昆仑台边,这最后一株就送给你。”温梓笙怀疑这问道兰花有什么特殊限制,不然这些人没必要跟她做交易,而不是直接动手抢。 妖帝就知道温梓笙会选择这个,微微一笑,下一瞬就到了昆仑台上,而最后一段阶梯,得温梓笙自己走上去。 “你自己上去吧,祝你能活着转世。”妖帝说完,从温梓笙手里拿过那盆兰花,瞬间消失。 温梓笙长长叹了口气,一步步往上走,她的伤还没好,走动后愈发疼,尤其是五脏六腑,仿佛都在她身体里打架。 —— 昆仑台上很冷,温梓笙坐在台边抱着怀里的聚魂灯,身旁是那把普通的短刀,云生本希望这把短刀能让温梓笙安稳过完后半生。 如果他知道还有今天,当时一定不会那般轻易地就妥协。 他以为他死了,那些人会放温梓笙离开,让她过普通凡人的日子。 温梓笙放下聚魂灯,跟短刀摆在一起,随后拿出落玖放在她储物囊里的图纸,沾了些身上的血,滴在图纸上,图纸上的阵法逐渐发出微光,最后悄无声息地消散,最后留下两盏小小的聚魂灯在地上,与云生的聚魂灯和短刀靠在一起。 从离开树爷爷那片林子开始,温梓笙就在想她要怎么做,才能报仇。 她知道自己根骨不好,不知道等上多少年才能修炼,加上入昆仑台就是九死一生,如果她出来了灵魂也不全该怎么办? 温梓笙知道自己必须利用身上仅有的东西,最少为自己安排好来世。 各种阵法想了一遍,想不出无法破解的阵法,温梓笙本来都快放弃了,突然在付钱的时候从储物囊里找到了一枚果子。 连心果。 两个人吃下之后会相爱,灵魂不灭红线不断。 就算不爱,也会舍不得。 拿到连心果时她和云生还没有真正在一起,等到在一起她又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个东西,便留到了现在。 如今拿着也没什么用了,温梓笙想着连心果的效果,思虑许久,最后将一半连心果碾成糊,浇灌在问道兰花的根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