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他干呕完,云忘川就一条冰链子抽了过来。云忘川蹙眉道:煞风景!长生:就离谱。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呜呜。由灵气凝结成的冰链子抽在地面上,云忘川本来也没有直接向长生身上抽,他很容易便躲过去了。溅到远处的冰碴却打到了一个怒冲冲走过来的人身上。......宋寂。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云!忘!川!宋寂被打得向后踉跄了两步, 随即更加莽撞地冲了上来。没有困难的打脸,只有不努力的龙傲天!他是不会被这种小小的苦难打倒的!你凭什么要跟我退婚!云忘川:云忘川:你怎么出来的?这个时间,霜天剑阁明明有门禁。宋寂恍若未闻。怒火已经烧掉了他全部的理智,让他整个人处于一种即将沸腾的状态。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云忘川:云忘川: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宋寂根本不听她说什么,一边向前迈进,一边坚持念完自己的人生信条,莫欺少年穷!闻言,云忘川扶额。阅见机的话,她是都听进去了的。宋寂此人, 非常看中脸面,退婚一事一定不能当众说。但是宋寂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总是在人最多的时候,质问她退婚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