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方面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此人我们白家绝不能得罪的,但也无需下力气拉拢的。此人实力如此深不可测,不是我等这样家族可以容下的。五妹,再和此人接触时,你多加小心一些吧。大汉认真的说道。这点, 小妹自然知道。自发女子美眸微闪几下,轻轻点下头。同一时间,盘膝坐在兽车中韩立,单手把玩着一颗白色晶球,脸上正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他体表黑气一冒,一层黑色光幕凭空从身上一散而出,将数丈之内虚空全都笼罩到了其中,然后其一根手指往眉宇间一点, 并将手中晶球往身前一抛。噗嗤一声,眉宇间黑光闪动,第三颗黑色妖目一下浮现而出,一道金色光柱从中一闪喷出,正好击中了手中的那颗白色晶球上。下一刻,白色晶球一下变得金光灿灿,灵光略闪后,从中也一下喷出一片金色光幕来。 光幕先是一片模糊不清,随之白光一闪,现出一个手托棱形古镜的丈许高人影来。正是那名头发淡黄的白家大汉。这大汉虚影一动不动,一手掐诀,一手做出冲古镜打出法决的样子。韩立静静打量了大汉虚影几眼,嘴角泛起一丝淡淡冷笑,手中法决一收,眉宇间的黑色妖目顿时一闪的消失了。就像白家这位魔尊所说的那般,在他躲在禁制中施展秘术探测的时候,以韩立神念之强几乎瞬间就感应到了其存在, 并不动声色之下,也施展秘术对其反探测了一番。发现这人也是一名魔尊,并且只不过中期存在后,韩立也就放心下来了。以他修炼的梵圣真魔功蕴含的魔气和伪魔珠之力,除了在那些深不可测的圣祖面前可能会露出一些马脚外,面对魔界其他之人自然不会担心什么。晶球一声闷响后,就恢复了原先的晶莹剔透, 与此同时,大汉虚影也无声的破裂溃散、所有一切都在几个呼吸间工夫就恢复如除,仿佛先前的施法根本就不存在一般。这时,韩立却闭上双目,面无表情的打坐入定了。接下来的日子内,韩立每天都在那辆巨型兽车接送下到白家一趟,和那位紫发女子交流一些修炼心得。他们除了一开始的炼体术和普通魔功外,甚至谈论到了一些秘术奇功之上了。这让两者都受益匪浅的。 而在这期间,韩立在一番寻觅下,最终确定了陇家老祖等人族修士和那些灵族圣灵还未有人到到幻夜城,他竟是第一个到达此地的。这让韩立暗自有些郁闷了,不知其他人是在途中遇到了麻烦,还是另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不过他对此,并没有真有多担心。毕竟陇家老祖等人还是那些圣灵,哪一个都不是普通合体存在,哪怕暴露了身份, 同时被几名魔尊级围杀,也顶多不敌的逃之夭夭,不可能轻易陨落的。倒是有关八足魔蜥的事情,还真是一件有些棘手的事情。他虽然到时从白家那里弄来一头,但是其他人的代步魔兽,却只有另行想办法了。但陇家老祖等人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想来这些事情也应该能自己设法解决的。他只要白家之事结束后,就静等其他人的到来即可。不过在此期间, 幻夜城的其他两大家族也先后知道了韩立这位魔尊的到来,都分别派人送上了请帖,发来了邀请。这一次,韩立却婉言拒绝了。但半个月后,他参加了赵家的祭祖典礼。在这典礼上,他见到了赵家的一名魔尊级太上长老,并略做了一番交谈。 这位赵家魔族是一名身材矮小的枯瘦老者,当知道韩立只是路过此城,并不会长期留下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神情立刻变得热情起来。对方为何会变得如此,韩立自然心知肚明,一番虚以应对之后,也就安然的离开了赵家。从赵家回来后, 韩立也不再登门白家了。但再过十来日后,他却等到了紫发女子的亲自登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