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问:“你钦敬之人如何救你?用剑救的?” 白晓晓:“……她拿出了丹药救我。” 丰天澜道:“所以救你性命的是丹道和医道,而非剑术。” 白晓晓被说得哑口无言。 但他没有作罢,而是寻了祁元白, 偷偷地跟着祁师兄学剑。 后来学剑之事被丰天澜发现了,但丰天澜见他没有耽误对丹道医道的学习,也就没有多说,就这么默默地允准了。 白晓晓确实是个万里挑一的好苗子。 他天赋比不过穆晴,却比秦淮和丰天澜要好。一百多岁便已到金丹末期,再过不久应该要进境到元婴期了。 他又学丹道,又学医道,还学剑道。 按理来说,学了这么些东西,会使得他修行失去重点,杂乱无章。但他没有,他在丹道,医道和剑道方面都很出色,是个全才。 祁元白常常对丰天澜说: “小师叔,幸好我当年劝你收了晓晓做徒弟。晓晓这天赋,若换做别人来教,实在是浪费啊。” 时间回到现在。 丰天澜抬头,看着已经早已出落成大人的小徒弟,问道:“有何疑问?” 白晓晓说道: “我出剑时,剑气总是十分狠戾。” 丰天澜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道: “剑乃杀器,狠戾才是正常。” “师父所说没错。” 白晓晓又说道, “但身为剑修,剑气应当收放自如才对。我却收敛不住剑气,我担心以后与人比试时,因此而伤到对手。” 丰天澜站起身,道: “去剑坪,让我看看你的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