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浑身浴血,躺在轿子里的阿羞,紧那罗缓缓蹲下身,将其抱起……法力小心且轻微地在阿羞体内流动了一遍,真灵湮灭,不入轮回…… 内心一痛,低头看向其插在胸口的匕首。那匕首,居然是能侵蚀灵魂的后天灵宝。 阿羞不过是一只刚刚筑基化形的小狐狸而已,连法器都未必能抵抗,更别说是后天灵宝! “阿羞,别怕,我会救你的。” 紧那罗并未放弃希望,抱着阿羞直上九重天……他刚到南天门时,恰好也碰到了撤军回来的哪吒和敖丙。 两人看到紧那罗抱着的,死亡的阿羞,脸色大变。立即飞过去追问:“紧那罗,阿羞死了?” “呵,你们把她送过来,不就是为了让她送死的么?” 紧那罗语带戾气,身上的佛光隐隐有消散变黑的迹象。哪吒一听,当场就要翻脸和紧那罗干架。敖丙连忙拉住他,怒视紧那罗:“你说些什么废话!你看我们身上的伤势,你知道是谁造成的吗?” 紧那罗瞥了一眼,略带惊讶,这些伤势,似乎很像是佛言大手印? “佛教?” “哼!当然是你们佛教!” 哪吒愤愤不平地吼道:“虽然我们是把阿羞派过去,但明里暗里都是有着仙神保护的。谁知先是诡异地出现了入魔的洪锦,将龙吉公主害死,现在又出现你们佛门菩萨三大士拦住我们的支援。紧那罗,你与其来天庭找答案,不如去问问你的佛! 问问他们,为何要派菩萨阻拦?再问问他们,莫非一个活人的性命,还比不得你紧那罗渡劫吗?” 此言一出,紧那罗愣住了,他不敢相信地看着两人。口中喃喃自语地说着不可能,内心深处,却是隐隐有了答案。 不过现在的他,还要忙着救阿羞,根本顾不上去佛教询问…… “谁对谁错我现在不想知道,我只想见帝君,见天帝,我想救阿羞!” 紧那罗泪流满面地哀求着……哪吒、敖丙对视一眼,不是可怜紧那罗,只是想要救阿羞。 “你随我们进去吧……” “不用去了,”没等他们动身,南天门一个虫洞浮现,孔宣叹着气从洞中走了出来:“佛教委实太狠,不止你们被阻拦,我与闻仲、帝后娘娘、赵公明等人,也都碰到了燃灯、弥勒和如来的阻拦。阿羞之死,帝君在水镜术中看到了,这柄佛匕极为歹毒,阿羞真灵、灵魂尽已消散,已无重聚的可能。紧那罗,我们亦无能为力。 或许,你该直接去灵山,佛教也许会有办法。” 孔宣叹了口气,甚至露出了胳膊上的伤痕,表示自己所言无误。 紧那罗咬着牙,紧紧抱着阿羞,向孔宣、敖丙、哪吒三人行了一礼,转身朝着灵山而去。 等他远去后,敖丙略微有些疑惑。以他对帝辛的了解,帝君不可能不留下一个后手,依帝辛对妲己的喜爱,作为帝后的族人,阿羞也不该会真的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 “尚书大人,阿羞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