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劲走到床边,看着云冬菱沉睡中两颊异常红润的脸,眉头紧锁。 三天,她睡了三天了,什么时候才会醒? 丝丝微凉秋风从敞开的窗口钻进屋子,带飞天蓝色的窗帘,阎劲迈开脚步,走到床头微微弯腰,帮她掖好被角。 正拍着被子时,云冬菱紧闭的眼睫毛一颤,他动作一顿,下意识地,“小菱?” 云冬菱的手从被窝里拿出来,揉着眼睛。 然后在他的注视下,慢慢睁开困乏的双眼,视线散漫和他对视,打了个哈欠,接着是平时刚起床时带着鼻音的软软撒娇声,“……妈妈早。” 阎劲眸光一颤,伸手把她颊边发丝拂开,“不早,你睡了很久。” “啊小菱你醒了!”郁书艺啪嗒啪嗒跑看她,惊喜地道:“你终于醒了我的天!” 她笑着来摸摸她的头,不知想到什么感叹道:“可终于醒了。” 郁书艺看着好激动的样子,阎劲也奇怪,一句话不说,漆黑的眼睛就这么定定瞅着她,为什么……她流口水了? 云冬菱装作不经意摸了摸嘴角,没摸到异样。 她信心大定,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眼角扫到桌面的闹钟,立刻震惊,“哎呀下午四点!?” 阎劲眼神微舒,“下午四点怎么了?你以为自己睡了一天?其实你……”已经睡了三天。 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因为云冬菱急急抓住他的手摇了摇,“怎么办我睡过头了!那今天还去不去打丧尸呀?” 阎劲眉头一皱,“打丧尸?” “嗯!”云冬菱重重点头,一脸你可不能说话不认帐地看着他,“昨天你说今天带我出去的!你说过的!” 他昨天说今天带她出去? 阎劲眼睛一眯,伸手快速探上她额头。 微温,不烫,正常温度。 既然没发烧正常,怎么会说出今天他要带她出去打丧尸的话? 阎劲收回手,试探性问:“我们打丧尸那天,有没有下雨,小菱还记得不?” 什么打丧尸?什么下不下雨? “很久没下雨啦,”云冬菱像想到什么不满地撅起嘴,“你都不让我出去,你说今天要带我去打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