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的?”阿絮的表情变得凶巴巴起来,配着那张天生好人的脸,并不显得刻薄,“你不该动我的梳子。这间屋子所有的东西都是大人送的,你有什么资格动它们。” 她的脸上露出可怕的占有欲,这样的表情,终于破坏了她纯善的面庞,给人一种割裂感。 “你叫樱樱对吧?”阿絮朝重樱伸出手,轻易掐住了重樱的脖子,“我见过你的画像。” 重樱四肢酸软,毫无抵抗力,只能任凭那只手,用力地锁住她的咽喉,将她抵在了墙角上。 “真羡慕,你可以做大人的徒弟。”阿絮看起来瘦弱,力气却极大,重樱脖子疼,后背疼,浑身无处不痛。 阿絮的眼神变得阴鸷漆黑,眼底杀意翻滚,骤然收紧力道,恶狠狠道:“你去死吧。” 重樱生出骨骼碎裂的错觉。 求生欲促使她生出一股力气,颤颤巍巍抬起手臂,抓住阿絮的手腕。刹那间,一幅幅画面直冲着她的识海而来。 那是阿絮的过往。 阿絮是千重山灵女族的族人,灵女族世代以山名为姓,不知从哪一任灵女起,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只有灵女才有资格在名字前面冠上千重二字。 千重山已向三千年没有出过灵女。 阿絮自生来天资聪颖,族人倾心栽培她,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她的好资质能引起皇帝的重视,为灵女族重新带来荣耀。在众人殷切期盼中长大的阿絮,做梦都想光明正大地拥有千重絮这个名字。 每年灵女族都会选少女送往天都城测灵骨,两年前阿絮被选中,和其他少女同往天都城。陪阿絮一起上京的,还有她的养母。 母女二人怀揣着一个秘密,那就是这些候选的少女当中,唯有阿絮出发前,被族长塞入了一瓶药液。族长悄悄地告诉阿絮,测试前饮下这瓶药,就可暂时改变灵骨。 灵女族居然打着瞒天过海的主意,想要造出一个灵女。 入灵女殿测试的那日,阿絮紧张得整个人都快昏厥过去。 强烈的虚荣心,引诱着她在入殿前喝下了那瓶药。 测灵石果然爆出幽蓝光芒,那是绝品灵骨才会绽出的光彩,就在阿絮以为大局已定时,阿絮同行的少女站出来举报了她。 皇帝雷霆震怒,传医官前来,医官在阿絮的体内检查到残存的药液,搜身的女侍卫也在阿絮的衣服里找到了没来得及处理的药瓶。 皇帝命人将阿絮暂时收押,彻查此事。族长却将此事推得一干二净,一口咬定是阿絮心怀不轨,擅自服药,犯下欺君大罪,并将阿絮逐出灵女族,所有族人联名上书请求皇帝严惩阿絮,还灵女族清白。 举报阿絮的那名少女,是阿絮幼时最好的玩伴,也站出来做了伪证,言之凿凿地证明阿絮与一神秘医师私相授受。 等侍卫找到那名医师时,医师已在家中服毒自尽,留下遗书一封,遗书中直指阿絮以色相诱他犯下弥天大错。 当所有“证据”摆在阿絮面前,阿絮终于明白,这一趟天都城之行,族长早已算好所有退路,而她,只是被牺牲掉的一颗棋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