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无法,只能带伤硬着头皮跟宋宴打,却越打越心惊。 这个下界之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实力竟如此之强,在这灵气稀薄的下界修炼至合体期不说,竟还以合体中期的实力对上他这个合体巅峰还丝毫不露败迹? 而下方的万象门门主根本参与不到这个战局中来,他不过是个强行被提上去的元婴,两位大能打架,他连靠近都不敢靠近,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修炼不了的吴灵越,他得护吴灵越的周全。 万象门门主今年两百一十二岁,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还没有天赋,不能修炼。 就是吴灵越。 她的生母是个普通的凡人,亲人皆死于一场意外,偶然遇到了万象门门主,与他情投意合,便结为夫妻,有了孩子。 天道无情,这个可怜的女人前十几年受尽无数心酸苦楚,本以为遇到万象门门主后便能过上好日子,却没想到在她生吴灵越之时难产血崩,硬生生就这么去了。 那时的万象门一穷二白,虽说比普通人的日子好不少,但由于他们实力低下,招揽不到好的炼药师,门派内唯一会炼药的只会炼制一些再普通不过都初阶丹药,并且失败率极高,经常是炼制十炉才能成功一炉,药材又不便宜,乃至于吴灵越的母亲难产之时,门内能拿出点丹药仅有两三颗,还尽是杂质,对她根本没什么用处。 自她难产去世,万象门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吴灵越,他发誓要提升实力,让吴灵越过上更好的日子,恰这时,黑袍老者找到他,告知他有一个方法可以快速提高实力,万象门门主自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纵然后来看到那些普通的百姓失望恐惧的眼神,他有一瞬间的后悔,但只要心中一想起死在他面前的他最爱的女人,他便硬了心肠。 想要保全自己最珍视的人,总要牺牲些什么,毫无疑问,那些无辜的百姓就是牺牲品。 他派自己门内的两个弟子将吴灵越养在万象门外,就是不想让她淌这趟浑水,没想到这孩子如此懂事,愿意帮她分担。 他心疼地往被波及到的吴灵越口中喂了一颗上品灵丹:“灵越,乖,把这个咽下去就不疼了。” 万象门门主刚把丹药喂给吴灵越,他身旁便掉下来一个身影,“砰”的一声溅起一阵烟尘。 烟尘散去,吴灵越惊恐地退后两步,在万象门门主的身旁,方才还狂傲不可一世,先前还视他为卑微的下界蝼蚁的黑袍老者正躺在他身旁的地上,瞳孔扩大,七窍流血,身上的黑袍都变得破破烂烂的,他抽搐了两下,下一秒便失去了生机。 宋宴冷冷站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万象门门主与吴灵越二人,眸色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万象门门主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恐惧。 第55章 皆是借口 身旁是七窍流血, 死状凄惨的上界大能。 身后是他疼爱已久,抱着他紧紧不松手的爱人之女。 万象门门主心中徒然生出一种如同当年眼睁睁看着妻子难产血崩而死的那种无力之感,他这么多年飞速提升的实力, 在修真界公认的第一强者, 浮华真君面前,显得如此脆弱且不堪一击。 他揽紧了吴灵越,腿弯在轻微颤抖,却仍旧想要在吴灵越面前努力塑造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强大父亲的形象, 但万象门门主心中清楚无比,他怕是活不久了。 他做过的那些事皆是天怒人怨, 令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绝无可能痛痛快快地死去, 他做的时候就想到也愿意承担失败的后果, 但作为一个父亲,他只想护吴灵越周全。 感受到宋宴冷若刺骨的目光,万象门门主强撑着站在原地不露怯意, 将吴灵越挡住身后, 强颜欢笑道:“真君,真是许久未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