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叶接下来就准备去往那真理会的魔法殿堂,尝试着通过某一个法阵传送到旧城了。就算她没有在密塔登过记,她也可以用通过精神力强行调用那些法阵,魔法殿堂留守的那几名阶层参差不齐最高也就灯级的魔法师,连发现她的迹象这一点也绝不可能做到。在离去前,她还是选择将帮上一点忙的教廷的骑士正义放生,她控制着正义重新走回那间白伦餐厅,让他停驻在餐厅长廊的入口处便解除了对他的精神控制,而自己则带着节制赶往附近街道十号的魔法殿堂。正义只觉得自己恍惚一瞬,他再次恢复意识便发觉自己身处于白伦餐厅的包厢长廊的出入口位置,他有些迷茫地环视一眼平静安全的餐厅大堂, 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他刚刚是向举办宴会的二王子殿下辞行,然后准备去找什么来着?他是感应到了什么然后才死活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为了什么而从宴会中脱身的正义,他微微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一边思考着一边走出白伦餐厅的大门。反正他都和二王子殿下告辞了,也不可能再继续回去参加宴会了,他本人也不喜欢贵族的宴会身穿银白盔甲的骑士只能轻轻叹气,暂且放弃自己继续思考下去,他松开皱起的眉头,让自己恢复如往常一般的清冽镇静的神情。正义往王宫的方向行去,与隐藏了身形的两人擦肩而过。你知道克里斯顿到底有哪些王室成员吗,节制? 在去往浮金街道十号的魔法殿堂路程中,莫叶向沉默的节制问出这个她较为在意的问题,节制这个教廷的神官虽然看起来孤僻冷漠,但这种常识性的问题她应该还是能回答的。王室的成员么节制冰冷的面容出现些微踌躇之色,她试图整理一下自己贫瘠的语言。她本人一向是少言寡语的,这一下子让她介绍王室的成员表她也有些为难,虽然她确实在教廷被补习过王室的成员名单,以防面见了某位王室人员却不自知。她再次回想了一遍当初背下的王室成员表,虽然大部分的枝节都被她忘记了, 但最重要的那几名她还是记得的王室的成员有,国王克里斯顿五世陛下,他的第一王妃提丽丝殿下,和他的第二王妃玛丽安娜殿下节制的语调依旧是冰冷漠然,她不断背诵着王室的成员表,国王的王子有大王子亚历克斯殿下,二王子格劳伦斯殿下,三王女格丽斯殿下,四王子奥德修斯殿下。大王子和四王子是由第一王妃所生,二王子和三王女是由第二王妃所生奥德修斯啊莫叶语调怪异的轻喃到, 她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猜错,她从海盗船上捕获的贵族仆人居然是这个国家的王子殿下,这可真是有趣啊抱歉,我只记得这些了,夜莺阁下。节制王室成员表的背诵就断在了这里,她干脆地向莫叶道歉,漆黑的少女微微垂下眼眸,有些焦躁不安地等待被她注视之人的回应。没关系啊,我只需要知道这些就够了。莫叶并不在意她只说出了最重要的几名皇室成员名号,反正她只需要知道她原本想知道的那一部分就够了。是节制仿佛被安抚了一般, 重新平静下来。在她们交谈的这段时间中,她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真理会建立供给魔法师们使用的魔法殿堂。莫叶抬头看向这栋色泽偏暗蕴含神秘气息的殿堂,在最上方耳朵石制长牌上绘制了精细繁复的附魔,这些附魔会时刻驱逐接近这里的普通人,相当于一个莫叶原世界著名书籍中所书写的麻瓜驱逐咒了。她仗着自己被精神力隐藏了身影,带着和魔法师敌对的教廷人员节制大摇大摆地走进这间魔法殿堂, 殿堂内最外间是供魔法师们登记的平台。魔法师们的登记可不是和普通人一样,需要拿着一张皮卷一根炭笔手动书写,他们只需要将自己的魔法注入到相应的辨识阵法中,这个出自于威尔顿阁下之手的阵法,就会自动识别出他们的身份,并记录下来。当然,他们需要先去密塔登记才行。莫叶绕过这魔法殿堂入门最外间的登记台,无视了登记台这里驻守着的,似乎是整个魔法殿堂最强者的灯级魔法师,她完全不需要往其他的房间探视,而是直接走进她通过精神力早已注视到的众多法阵汇集的大厅位置。 这些不时会有魔法师们进出的法阵中,应该就会有一个是通往克里斯顿旧城的法阵。莫叶并不需要询问这里驻守的魔法师,她只需要用自己的精神力渗透进法阵的循环中,沿着这些不断涌动的魔法元素探清去向,就可以找到法阵通向的准确方位了。第76章罗来纳通过魔法元素的流动方位判断法阵的通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不是莫叶在这段时间中,将尤菲遗留的法师塔中所有关于魔法的藏书都记录了一遍,她未必能知道有这种方法。